当前位置:潇湘首页>仙侠>半劫不渡

第五十五章:人命偿还,她无错。

书名:半劫不渡|作者:桔子和橘子|本书类别:仙侠|更新时间:2019-04-15 21:23:25|字数:2578字

  血混着泥,粘在衣衫上,那衣衫被混上了一层惨淡的压抑,她却浑然不觉得疼一般,疯狂地刨泥。

  可能是疯了。

  南辞不再看妇人的模样,转了转应长久未眨而显得酸涩的眼,昂起头,看着头顶的树叶,天色已然接近了傍晚,点点红晕顺着树叶的婆娑之间抛洒而下,在地面泛起淡淡点缀。

  就这样不知过了多久,耳畔刨坑声才戛然而止。

  “娘没用,连个坟,就连块墓碑也不能给宝儿立...”

  “什么去奉神,什么神子,就是狗屁。”

  “他们怎么不去死!”

  妇人颤着手,把已经捂热的孩童衣衫缓缓放进坑中,呆呆愣愣的看着,忽的又是眼眶一红,又是低低哽咽了起来,极其悲哀,似乎要将这心啊肺啊的一起化为水冒出来。

  她哭的凄惨,浑然不知树后的南辞也在那一瞬抬起了脚,但也止于似乎卡了一般,眸中沉思,思绪千转,化为一个个的疑惑的点,缠着她挥之不去。

  这个奉神应该是和山神有关,妇人的孩子应该已经死了,所以才会如此悲切,他们,应该是村长一类的,莫非,这个妇人...

  脑中迷雾似拨开了一些,南辞盯向哭泣不已的妇人,皱眉又是沉思片刻后,看向树顶,树顶极为茂密苍郁,而且并不是很高,她可以爬上去,说干就干,南辞搓了搓双手,一个八爪鱼的姿态攀爬,缓缓挪移上去。

  树前,妇人哭泣不止,树后,南辞小心谨慎朝上爬着。

  树干有些粗糙,更加利于她爬上去,她双手用力,双脚蹬力,缓缓攀着树枝一点点的挪上去,还好树比较低矮,她爬上去不须多长时间,不一会儿就钻进了树冠中。

  找了个与妇人所在的视线死角坐下,南辞朝下俯看,妇人已经将之前挖的小坟墓给填了起来,哭似乎哭够了,从地上爬起来,神色恍惚有些魂不守舍。

  她的魂不守舍,却刚好让南辞微微松了口气,右手抬起,缓缓运转体内生涩的微薄灵力,用力晃动树冠上的树枝,力求浮动够大,能让妇人注意到。

  随着她的晃动,树叶顿时哗啦啦的洒下,随不多,却也让妇人注意到了。

  恍惚的眸子转了转,妇人抬手,将落在小坟墓上的树叶拾起:“别乱了我儿的清净。”她呢喃自语,甩开手上的树叶,又看了眼天色,此刻天色接近晚饭时辰了,她若要是晚了,还不知会被自家汉子,邻里地那些人怎么奚落,这一想,便是心中一紧,低头准备离开。

  刚走两步,却忽的停下来,妇人抬头,不可置信的抬头,一双眸子死死的盯向前方的树。

  她刚刚是幻听了吗?刚刚她身后的树在说话?

  似乎在证实并非她的幻觉,树冠又是一抖动,落叶洒落在地。

  “你没听错,本树神修行千年,看你哭泣不止,决定替你平反冤屈。”南辞又重复了一遍,压低着嗓子。

  “冤屈?”妇人楞了片刻后,忽的一声冷笑,愤愤甩掉手中的篮子,边说,边朝树旁走,她不信这世间有神,定然是有人在装神弄鬼,戏弄她!“我不要平反冤屈,我只要我的儿子,如果你真的是神,就把我的儿子还给我!”

  她步步紧逼,一点点逼近,双眼直勾勾的搜着树上。

  她逼近,南辞藏得更小心翼翼,把裙摆往里手拉手,伏低了身子:“你若再向前半步,我立即从附身的这颗树上离开,届时你什么愿望都达不成。”

  有效,听到这句话,妇人半信半疑,却是停下了脚步,开口:“我又怎么相信你不是骗我?”

  “骗你,又有何用?”南辞眼中闪过一道微光,决定来一剂猛药:“我自然是神,能听人心声,你痛恨那群人,却苦于无能为力,而且你的丈夫对你并不好,你却柔弱不敢反抗,就连儿子都救不了,你痛恨他们,却更加痛恨你自己你无能。”

  看着妇人隐藏在衣领下,若隐若现地一道红痕,又看着她满沾着污垢的鞋子和眼下的憔悴,以及,那颤抖的身躯。

  她的身上,有伤,未好。

  她连夜未睡,这几日奔波不顾,定然是求人去了,但是效果并不好。

  她接近傍晚便想离开,对准时间刚好是晚饭的时辰。

  此刻劳作在田地中的人应当也快回来了啊...

  妇人听她的话,瑟缩了一下。

  极为轻,却被南辞细心发现了个正着。

  “是啊...”妇人朝后退了两步,神色凄淡,捂嘴无声痛哭:“我恨,恨所有人的无情,恨他爹的沉默,更加恨我自己的软弱!我是一个失败的娘亲。”

  她越说,最后哽咽泣不成声,撕掉了最后一层防线,却是满满的悔恨:“我甚至想随着我儿一起去了,可是我还有残疾的弟弟,我不能这么走了,我走了...他怎么办...”

  妇人原为王楠儿,原本是何家村一旁王家村的人,自幼父母双亡,独自拉扯一个残疾的弟弟,最后又把自己当做童养媳卖给了何生成,然后生下了个儿子,小名宝儿,大名还未取。

  宝儿是一个开朗活泼的孩子,十分体恤王楠儿的不易,别的小孩有的他都没有,却从来不叫苦叫怨,时常帮着她作家活,日子虽然清苦,但是有这么个宝儿,王楠儿也不祈求什么了,只想着拉扯儿子长大,心里眼里只有一个自己的孩子。

  那天她不在家,刚好去村井里打水,谁知,就这一走,就出了事儿。

  “那个狼心狗肺的东西,不,他连东西都不是!”王楠儿撕扯着自己的长发,瞪大双眸,透过南辞所在的树,眼中似乎又看到的当时的场景。

  “那天我刚回来,他拿着一袋子钱。满满的一袋子...”

  她手心似乎捧到了那一袋子钱一般,脚步错乱,“甚至还洋洋得意的告诉我,这袋子钱,足够过上好日子,卖掉儿子不算什么,还能再生一个,”

  “宝儿,只有一个,谁也替代不了!”

  “在他眼中,宝儿到底是什么!我又是什么!”

  “我不该走的...但是晚了,晚了...”

  “宝儿已经被他们带走了,晚了。”

  带走宝儿的是村里的奉神祭司,每到山神日,祭司便会走出祭坛,四处寻找童男童女,然后带走,所有被带走的孩子,都会下落不明,所有人都知晓,定然是死了,但没有人敢开口,只说是侍奉在山神左右,成了神子,高高在上。

  “虽然不能让你的儿子死而复生,但是我能帮你杀死那些人,以祭奠你儿子的在天之灵。”南辞抓住树皮,扣入手中,看着王楠儿,等着她的回答。

  王楠儿似被惊到,往后退了两步,犹豫不决。

  “他们杀了你儿子,你难道不想为你儿子报仇吗?”

  “我当然想。”

  “那你犹豫着什么?”

  “好!”王楠儿闭上眼,狠下心,虽然自幼爹娘常说人命关天,一命偿一命,最为不可取,但是,她恨,若要杀了他们抵了他失儿的痛楚,她宁愿背上几条命的血债!

  “今晚子时,你再来这里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王楠儿此刻全然相信南辞的话,对她的话,自然是点头应是,心中牢牢记着南辞说的话后,便朝着自己跑去,似是那放飞的鸟儿一般,又似重新上了一层沉重的枷锁。

  “我这样做,是对的吗?”

  望着王楠儿离去,不知为何,南辞心中总有种不妥感,她眯眼,缓缓伸出手,触到手上的,是一层薄薄的暖光,在她苍白的肤色上,添了份暖色。

  忽的,她收回手。

  “对的。”

  这世上,只有以牙还牙,既然他们伤了条命,那也要做好自己被杀的觉悟。

  她,无错。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推荐何如薄幸的文文:《快穿boss:魔尊大人,求轻宠》

  作为一个刚上岗没几天的小孟婆,平时也就负责喂喂汤,送鬼过过桥,却没想到竟然被好友坑到一个小小的芥子里面,去维持世界和平?

  喵喵喵?姐姐是那么热爱和平的鬼吗?

  搞事情才是最终的目标好不好。

  然而...天不遂鬼愿....

  厉鬼大大、高冷学霸、妖娆影帝....都想好好“宠爱”她怎么办?逃婚?带球跑?

   nonono...这种庸俗套路才不干,说好的床上见,看谁“弄死”谁....哼哼!

  本文一对一,超级甜超级苏,欢迎入坑~

打赏

每邀请一位新用户最多奖励1000元宝,上不封顶,多邀多得!

神奇推荐位
  • 萌妻不服叔

    堇颜 / 著

    “刚成年就这么饥渴,想睡男人,嗯?”男人醇厚的嗓音在耳畔响起。黎欢闻言打了个酒嗝,巴...

  • 渣王作妃

    浅浅的心 / 著

    (这是一个扭曲成麻花的男人,和一个势必作出新高度的女人,互作不休的故事)大元王朝湛王...

  • 未来之霸气小吃货

    言是 / 著

    【简介】:墨初重生了。一睁眼,已经是千年后的世界。记忆里温顺无害的动植物变得攻击性极...

  • 权门枭妻

    紫若非 / 著

    南宫婧翎,神秘家族出来的大小姐,为了小时候的一句戏言,丢开了万千宠爱,锦衣华服,去掉...

关闭
红包规则
1. 作者红包是由作者设定领取条件后发放,用户在满足条件后领取获得的红包奖励。
2. 作者红包有三种类型:收藏红包、订阅红包、月票红包。
3. 收藏红包:收藏过该作品后,才能抢红包,单个作品下的收藏红包每个用户只能抢一次。
4. 订阅红包:在订阅红包开启时(红包有效期48小时内)订阅(只限潇湘币和元宝订阅)该作品才能抢红包,每个订阅红包每个用户只能抢一次。
5. 月票红包:单用户给该作品投月票数量=可抢该作品月票红包次数,投1张月票可抢1次,投10张月票可抢10次,以此类推,每次抢红包后扣除相应次数。单个月票红包同一用户可抢多次,抢红包次数仅限当月有效。
6. 你可以在红包领取记录和【个人中心】-【我的钱包】-【奖励记录】中 查看你领取的红包详情。